搬家

作为漂泊在妖都的社会主义新农民,经常搬家是个无法回避又特别蛋疼的事情。毕业3年多,已搬了5次家,哪次不是累得精疲力竭。从龙洞的数次挪窝,到忍痛搬出龙洞进驻广州最大的安居房小区棠德花苑,如今迁徙到偏僻的珠村盈彩美居,一种乡下人到城里溜达一圈又回到农村的感觉,还是乡下住得习惯啊,起码安静不喧闹。

棠德花苑性价比确实高,2010年11月租下的,虽然是空房(广州的说法叫吉屋,最近找房子才知道),但2房1厅1300/月的价格在棠德小区也算绝无仅有啦,房东先生估计最后也是觉得租房没赚头选择自己住了。盈彩美居这边环境不错,明显比棠德安静、住家的比较多,管理挺好,价格嘛确实小贵,好不容易找到的这间空房2300/月,不算便宜,tmd居然还有人抢着要,跟我一样傻B的人还不少,哥TMD是因为自己有家具才想找空房,妹子你们tmd抢神马抢,最后还是靠着社会主义新农民特有的纯朴憨厚形象说服了房东大妈(当面我叫她珍姐,好吧,我虚伪了)把房子租给我。

阳台挺大,还砌了个小水池,回头可以养几条鱼玩玩,罪过,我又起了毒害动物的念头。阿龙听我说阳台挺大,问:
“阳台那么大能烧烤不?”
“烧烤可能不行,烧房子应该可以!”我蛋疼地回答。

About

一介书生,两袖清风,四大未空,五毒不全,聚光小眼三百度,无理文章四五载,犯小错而无大过,有小才却欠大志,借林语堂老先生四字结尾:一团矛盾!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