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默坚持的,才是好的!

生命不止

上周五突发颈椎酸痛,刚开始以为是落枕,谁知一天时间就酸痛到只能卧床,连躺3天,吃了双氯芬酸钠缓释胶囊,周一才能落地走路。前2年体检确实都说颈椎有问题,一直也没觉得有什么很明显的疼痛就没理,没想到这次就爆发了。

躺床上的几天就在想,生命到底是在于运动还是静止?

就业遐想

看了报道,2021届高校毕业生人数达900万人,而2022届全国高校毕业生预计1076万人,年度人数首次超过千万人。作为08年毕业遇到金融危机的毕业生,隐隐为这一届毕业生的就业担忧,毕竟每一个毕业生背后牵扯的都是一个家庭的期盼。

按目前国内的经济形势,这2年主力消化毕业生就业的增量赛道,预估就剩视频直播和外卖、考编制。

停课日子

今早出门,小希缠着要一起来公司,因为办公室冰箱里有她最爱吃的夹心牛奶巧克力。看老婆正忙着盯大希完成网课和作业,怕她在家影响姐姐功课,就带着她一起过公司。

因为出门晚,到公司刚好吃午餐时间,助理帮打了饭,没想到小希居然吃得津津有味,一直夸公司的小馒头、菜心和炒肉好吃,虽然看到小希对饭菜有食欲很开心,但又隐约担心这不会是她为了继续跟我来公司在留伏笔吧。

投资浮沉

今天终于等来今年最好的消息,参与投资的新消费公司最新一轮融资的资金终于到账,因为这一轮的资金有深圳产业扶持基金参与,受深圳疫情影响导致投资协议执行停滞,该公司业务也在深圳疫情期间大受影响,现金流甚至到了要依靠我这个投资人的借款才勉强维持。

答应借款时鸭梨山大,万一新资方在中途出现变故,6月份前资金无法进到公司,不仅公司有生存风险,我的借款也难收回,但若不借又怕企业在资金到账前会出现团队动荡,之前的投资将付之东流,这年头不管做企业还是投资,都一样凶险非常。

杂记-20220416

4月不觉已过半,广州因疫情中小学生居家上网课已一周,听闻下周还将继续上网课,老母亲和老父亲相拥而泣,这几天的日子过得度日如年,一想还得挨多一周,且不知五一前能否结束,泪牛满面。

不得不说天河区是广州每次疫情爆发时不一样的存在,白云封禁,其他区都禁堂食,还零星爆有个别病例,只有天河稳得一逼,商业一切照旧,论住在天河区的重要性,果然早写在房价里。

扎不起胎

清明假期前一天,上下班代步的911右侧后胎扎到螺丝,可能这几天公司楼下的路在翻修,经过时扎到了。

刚开始也没当回事,觉得随便找家修车店补补就得了,结果跑了2家修车店,都说轮胎太大没有合适的起胎设备补不了~